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写同学、好友的记叙文7篇,语言活泼灵动,生活气息浓郁,有意思

2021-7-31 23:08| 发布者: 侬去斯| 查看: 2037| 评论: 0

Qiqi 速写

Qiqi 是小网虫。Qiqi 这个名字就是她在网中活动时的昵称。


网上的Qiqi 有点不知天高地厚。她曾在“金鱼网”领养了一条电脑鱼,正玩得乐不可支时却被爸爸发现,结果可想而知,无辜的电脑鱼只得被活活饿死;她曾乐颠颠地跑外国聊天室聊天,可怜Hello 出现了几十次,一个不知情的老外只得问:“Do you speak English very well ?(你英语水平很高吗?)”还有次她大胆地给美籍华人金夏发了一封电子邮件,一年过去了还没回音;还有……但是网上毕竟只是个虚幻世界,现实中的Qiqi 还算是比较“现实”的。她的外貌与平日衣着只能用“平平”两字形容。而说到性格……只能算是双重的吧。成绩对Qiqi 来说是附加品,因为她成绩极为不稳定,无法用某个词来准确衡量。Qiqi 是喜欢理科的,一看到数字,她保证两眼发光头脑发热。但是如果说到那渊博的中国文字,Qiqi 只得自惭形秽了。记得有一次,10岁的Qiqi 去哈纳斯湖玩,看到那碧绿的大湖,Qiqi 顿时激动加激动!她想不到用什么恰当字眼来形容,只觉得脑子各处都收到了“激动”的脑细胞信号。小她两岁的乖表妹已经学会了用文字来散发激动,笨笨的Qiqi 中只得望着大湖继续着她的激动,继续着她的发呆。直到她爸爸吼着她写作文时,她才顿悟,可笔下羞涩,脑中的激动信号全跑了,只剩下一片空白。唉——惭愧之至!
现在Qiqi 的同学们都在追星,阿昌、小杨、大盼一大串。“古板”的Qiqi 却追一个他人无法预料的明星。很小的时候,她就半懂不懂地看完了《爱因斯坦传》,从此便对这位科学家有了莫名的羡慕和崇拜,她立志要当一位像爱因斯坦爷爷一样的伟大科学家。不能说这可望而不可及,有目标才有动力嘛!
最后,Qiqi 红着脸小声地说:“我的体育细胞很糟糕……”
真的,从小学直至现在,Qiqi 都对体育抱着“60分万岁”的态度。不合格率高达……Qiqi 暗自庆幸:幸好大学不考体育。
或许上文写得条理不清主次不明,但是,你们能从字里行间看到Qiqi 的笑容吗?当然,这是后语。
评论
网虫的自我介绍当然是“网名”;名字虽是虚拟的,可是生活是真实,真实的性格,真实的激动,真实的理想,真实的缺点。活泼伶俐的语言彰显出网络时代儿童思想的新颖与活跃,第三人称的视角更加自由。
“豆芽”逸事



豆芽(大号董亚,“豆芽”乃谐音)何许人也?此人是名扬整个太阳系的重量级人物。想认识他很容易,只要你站在我们班里,看到一位目光最呆滞,摆的姿势最别扭,长得最最最像西毒欧阳锋,越看越想吐的那个人就是:豆——芽!
不是夸口,咱这一辈子(嘿嘿,从我出生那天起,总共是14年零9个月)做错事的概率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零零零零(后面还有一百位,省略不写)一。从幼儿园起,“无论在何时,无论在何方;无论在天涯,无论在海角”,咱都是老师心中的好“那个”,爸爸老妈心中的好“那个”,同学心中的好“那个”。但自从认识了豆芽这家伙,我的“好孩儿温度表”从零上125度突然降至零下250度!冻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太平洋,人人见了人人都说我是“冰工厂冰棒”。
其实豆芽蛮帅的:谢霆锋般的脸,黎明一样的眼睛,流川枫似的头发,怪不得一亮相就使得周围的“霉”女大声尖叫:“哇,好帅!”只是一旦豆芽发话,美女们即使戴上防毒面具也会被熏倒一片(这是豆芽的必杀技——口臭)……“喂!写什么呢?”不好,豆芽来也。我赶快将稿纸藏了起来,同时捂着鼻子,只留嘴呼吸,正当防卫嘛!
“嘿嘿,没……没写什么……”“小子,你知罪吗?”豆芽大喝一声,拍起了惊堂木——板擦儿,同时释放出“瓦斯毒气”。我摇得头像拨浪鼓。“你犯了‘侵犯个人隐私罪’、‘有难同当,有福不同享罪’、‘私藏秘密罪’……”豆芽唾沫横飞,又朝我来了一阵能把加勒比海的鲨鱼吓跑的坏笑。
“阮阮同学,看在我们是死党的分上,你借给我的那本《畅想录》,归还期再延长两个礼拜,以谢众罪……对了,加上一顿肯德基套餐。Do you understand ?”
我一听,没加任何思考,两眼一翻,晕了过去……二、豆芽“淑男”不知是豆芽的哪根神经错了位,还是他脑袋里进了水,昨天晚上豆芽一语惊四座,差点没把我们吓出病来。只见他单手托腮,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做一个淑男。”今天豆芽就摆出了所谓“淑男”的标准姿势(恐怖啊!):硬邦邦的身体,始终保持着“思想者”的姿态,像僵尸一样的面孔(甚至比僵尸还死板),无神的目光,像患了“单相思”一样……看了以后我突然觉得有股凉气从脊梁一直蹿到头顶,令我毛骨悚然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忍不住大叫:“鬼啊——”
豆芽的“进化”本应是好事,你想,一条放荡不羁、无拘无束的“鱼”,突然老黄牛似的让人感到浑身不自在会是什么原因?进化错误呗!所以,为了全班同学的人身安全,我们几个终于决定拿出比欧阳锋更毒,比东方不败更厉害的看家本领——“起死回生术”。(把活人变死的把握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九……无限循环!)“啊——”豆芽一声惨叫(这是他一个礼拜以来的第一声“啼哭”)。
“生了!”金鱼坐在豆芽的肚子上喊道。“什么呀?我说哥几个,高抬贵臀好不好……”豆芽一改常容,撇着“苦瓜嘴”哀求道,还挤出了几滴鳄鱼般的眼泪。
“‘屁’你个头呃!赶快现出原身,否则今天不是you 死,就是爷们儿亡!看招——”
“啊——”豆芽又一声惨叫,他被我们“涮”了。本以为经过我们这次“检修”,豆芽会变回原样,结果……他完了!现在跟植物人差不多,害得我们几个整天提心吊胆,生怕豆芽的father and mother 会找上门来,跟我们算账。还吓得一个兄弟可怜巴巴地问:“豆芽,你买保险了吗?”
这还不算,豆芽这几天的表现尽收班Sir 的眼底,看来,豆芽惨了。这不,今天中午他被班Sir 请进办公室吃阳春面去了。我们在胸前画完十字,祈求道:“神啊,保佑豆芽死后留点儿渣回来(被做成‘豆芽火锅’才好呢!)……”
还是班Sir 绝,竟然把豆芽给治回来了。妙哉,妙哉!“什么!我都成这样了,你们咋还这么对我呢?我上哪找安慰去……”豆芽捂着被“炒”了的脸嘟嚷道。我们使了个眼色,纷纷唱起了“都是‘淑男’惹的祸……”,豆芽也闻歌生情,不禁“曲项向天歌”;“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……”
评论
这篇文章的亮点在于语言的幽默诙谐和夸张手法的运用。所谓的“豆芽”逸事,也无非是说话时“唾沫横飞”(且有口臭)、想“做一个淑男”(且被“我们”改了回来),这么微不足道的两件小事,却被小作者渲染得妙趣横生,令人忍俊不禁,足见其不俗的语言功力。


垃圾兄歪传

吾前方之同桌乃我组之亮点人士也,他的本名暂且不提。垃圾兄这名词是我听老班训他时说他像收破烂的时,从我大脑里闪现出来的。其实他并不窝囊,反倒很爱干净。算了,不扯这些了。
垃圾兄什么都知道,大到烹炸煮炒,小到围巾怎么系,他都能说出个门道。上次老班让写篇关于一项小制作的说明文时,全班都默然。于是,老班放宽政策,说写一道菜的做法也可以。那帮男生更是哑口无言,教室里唧唧喳喳全是女同胞悦耳的声音。突然,垃圾兄“腾”地一下站了起来,一脸正经地说:“我会炒菜。”闻此,同桌顿感吃惊,心想眼前这七尺男儿还会如此细腻之活儿,服哉。可能他以为没达到预期效果,于是又道:“我还会做糖醋鱼和黄焖鸡呢。”又是一阵沉默。过了一会,垃圾兄似乎还想说什么,同桌不耐烦地嘟囔:“再说我把你炒鱿鱼。”谁知,垃圾兄竟听见了,以超音速大转头,来了一句:“太麻烦了,鱿鱼不好洗。”此时,我与同桌早已不能支撑,伏桌而笑,半天直不起腰。
垃圾兄爱喝茶。一日,见他拎一白色塑料袋进班。几天后的一个上午,又见他偷偷摸摸跑到后面打水,穿着整齐衣服,端端正正地把茶杯放在课桌上,认认真真地掏出白色塑料袋,五指小心翼翼地伸进去。过了半天,他“噌”地一下掏出一根状似菠菜的不明物体。“一、二、三……嗯,六片。”他全然不知,此时还有六只眼睛在盯着他,那强忍的笑意将我们的脸憋得通红。可垃圾兄却丝毫不为所动,还漫不经心地择着“菜”叶。那架势,真是标准的家庭妇男。
诸如此类的新鲜事,在垃圾兄身上可以说层出不穷。他就是这样,很“自我”地活着,在他身上,保留着生命初始的纯真。很多年后,也许我无法忆起他的容颜,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大男孩那憨憨的声音:“太麻烦了,鱿鱼不好洗。”
评论
本文突出写了垃圾兄“憨”的特点。开始写同桌因憨得“像收破烂的”而得垃圾兄之名;接着写他的憨语“太麻烦了,鱿鱼不好洗”。其情其境,其人其语,让人忍俊不禁;最后写他的憨态,“偷偷摸摸”、“端端正正”、“认认真真”、“小心翼翼”、“全然不知”、“漫不经心”。读到此处,一个极有个性的男孩便跃然纸上,而写人的文章就是要写出人物鲜明的个性,个性越独特,人物也就越有写头,文章也就越能获得成功。本文结尾,“自我”、“纯真”二词点明中心,升华主题,使得文章的立意更高一层,更深一步。另外本文材料精当,事例鲜活,语言流畅,描写细致生动。
同桌的你

与我同桌者,男生也,我敢打赌,那天老天爷,一定躲到角落里打瞌睡去了,不然我怎么会如此“走运”呢!
听别人说:“现在的男孩儿,真是越来越不好惹了,别看外表长得挺秀气,其实一开口,冷不防就会给你个‘五雷轰顶’,那真是‘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’。就算和平相处吧!还要掌握点分寸,既不能冷,也不能热。”
在班主任一再催促下,我没精打采地挪到新座位上,他笑嘻嘻地看着我:“Hello !”我哼了一声,把头转向了一边。
风平浪静
早晨,我来到学校,发现他已坐在座位上了。不言也不语,我也不开口说话,照样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苦读圣贤书”,当我不经意地向左一扭头,发现他又“反静为动”了,拿起一枝大头笔当火箭炮,正准备“发射”,看到这一幕,逗得我差点笑出来。
展示“全球通”
一天中午,我来到教室,发现他正在向后桌展示他的夹克衫,我好奇地走过去,看了看他的夹克衫,没什么特别呀!可仔细一看,发现黑黑的夹克衫上,有一个肉色的东西在动,噢!原来是他的手指,还不无炫耀地问身边的同学:“看到了吗?这就是‘赵氏全球通’牌夹克衫,敝人刚创制的新名牌。”所谓“全球通”是指他的夹克衫上已布满了小洞,随便从哪一个洞把手伸进去,可以直通其他“洞口”。不过玩归玩,他还真是一个“全球通”,什么美国和谁开战啦,什么国际形势啦,什么新式武器啦,他都知道。
睦邻友好
“哇!好大一条虫子呀。什么虫子。一条大豆虫。”听他吃惊地说,我急忙转头,莫名其妙地问:“哪来的虫子呀?”“就在你背上。”我吓得差点哭出来。我这人什么都不怕,唯一怕的就是这个肉乎乎的豆虫。“快给我拿下来。”“好!好!”他麻利地拿下虫子扔向窗外,当我从惊吓中醒过来时,才想起谢谢人家,他风趣地说:“小事儿喽。”
分别
今天早自习,班主任来得特别早,同学们都非常奇怪,班主任一直走到他面前,对他说:“你和××换一下位子。”
他说了声“Bye—bye”,就大步流星地走了。天依旧很蓝,日子却过得太快,以前的同桌,你现在好吗?现在的同桌,我一定会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。
评论
选几件事写一个人是常用的写法,结构的安排和语言的锤炼显得非常重要,本文结构合理,再配上幽默的语言,同桌的形象自然也就比较“简洁明了”了。


我们的“沙漠之舟”

“在无垠的荒漠中,你知道什么依然昂首挺立?是什么踏着有节奏的步伐在大漠之中穿行?听,多有韵律的驼铃!它就是沙漠之舟——骆驼。”班长在一次诗歌朗诵会上朗诵自己的散文,虽有“班门弄斧”之嫌,却也得了一等奖,从此我们称领头的班长为“沙漠之舟”,就算是对他的“抬举”吧!
“沙漠之舟”虽谈不上有高仓健的冷峻,但是有其独到之处。做事爽快而不鲁莽,自信而不自负,但在外班同学看来他很“轻狂”。终于在花好月圆之夜,他被人叫出去“压了压邪”,脸上紫了一大块。对这突如其来、莫名其妙的挨打、受辱,他只是苦笑一下,仍旧做他的“沙漠之舟”。
我曾问他:“你喜欢沙漠中的骆驼刺吗?”“不,不喜欢。”他的回答使我大为吃惊。我说:“你可知道,在茫茫的沙漠中,骆驼刺耐住了干旱,耐住了风沙的侵袭,是沙漠中唯一常见的生命啊!是生命就是值得赞美!是它给沙漠带来了生气。它是绿洲,它是诗人眼里的清泉,画家笔下的翠绿树……”他打断了我的话:“哼,太可笑了!它就那么值得人赞赏吗?为了适应沙漠恶劣的环境,原来宽大的叶子萎缩成针了,它屈服了,就这样为受人们赞美而苟活图存。在大漠,只有被屈服了的人才有生命,而与大漠抗争的,就会被风沙无情地吞噬,死去……”他显得很激动,顿了顿,他又说:“我不喜欢骆驼刺,原因就在此吧。见笑了。”随后又坦然一笑。
好个不屈服!被别人“压了邪气”的班长,言语行动依旧很“轻狂”。在校运动会上,他带伤参加了3000米的竞走,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!我们全班同学都为他欢呼雀跃,而他又是微微一笑。
周末班委会上,他又一次走上讲台汇报和部署下周工作,依旧那么英姿飒爽。
好样的,我们的“沙漠之舟”!
评论
文章题目新颖、别致,引人注目,文章通过记叙他被“压了邪气”和“我”与他的一次交谈这两件事,很典型,很具代表性,将班长不屈服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。文章多次写到班长“微微一笑”,将其有魄力、有能力的一面也展现给读者,也使读者发一声感叹:“好个‘沙漠之舟’!”
Crazy

别忙着揉眼睛,你没看错。Crazy 就是我后排这位“仁兄”的自封号。其实,Crazy 是个女生,只是……刚入高中,军训第一日,一向毫不吝惜笑容的我们被迫控制一下发达的笑神经——看着跟前这位如复活节岛上石像一样的教官,就算你刚中了头奖怕是也笑不出来的。可Crazy 偏不,上扬45度的嘴角,在一个班的“哭丧脸”中还不扎眼哪?瞧吧,不到5秒钟就被揪出来了不是?“笑吧,对着大家笑个够!”对一个有九年学龄的学生来说,这是再明白不过的反语,谁知Crazy 真的把她那灿烂笑容展示于众目睽睽之下足有三分钟,竟还有愈演愈烈之势。My God !气得“石像”只好吼道“:回列!”
刚一解散,Crazy 乐颠颠地跑了过去:“教官,喝水吧。”好在教官是受过训练的,换了定力差些的准得当场昏过去!
后来Crazy 坐到了我的后面,我们这一片从此不得安宁。冷不丁的,也许你会接到这样的纸条——“大笑五分钟等于慢跑两小时”。你偶一转头,也许会看见Crazy 捧着一本两寸厚的《易经》啃得津津有味。“真是伟大的科学!”瞅见那双瓶底后面兴奋得放光的眼睛,你也只能傻笑着说:“也……也许吧。”
Crazy 的学习成绩不好不坏,那两个红色的阿拉伯数字在她眼里没有任何威慑力。Crazy 永远有自己要忙的事,但绝不是老师要求我们忙的事。Crazy 一直认为Crazy 是个褒义词。
用English teacher 的话说:Crazyis Crazy !
评论
本文紧扣人物“Crazy”的特征,从四个方面加以表现,首先是写Crazy 爱笑的特征,甚至连军训这样严肃的场合也照笑不误,气得教官直吼,也拿她没有办法,挨了教官的训,还“乐颠颠”地去请教官喝水,其表现真叫人无法理解,只能用“Crazy”加以形容;接着写Crazy 小小年纪却捧着本《易经》啃得津津有味;身为学生,分数当是命根,可分数对她却没有任何威慑力。总之,Crazy 是一个反常的人,所有反常的原因,归结为一个词,那就是“Crazy”。文章成功地刻画了一位有鲜明个性的人物,她的个性就在于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有自己的生活主见。正如文章所说:“Crazy 永远有自己要忙的事,但绝对不是老师要求我们忙的事。”
非常死党

我喜读《水浒》,对梁山泊108条好汉佩服得是五体投地,他们个个英明神武,令人敬佩。当中我最喜欢的是“豹子头”林冲。这不,进入中学,还真遇上了个林冲。此林冲可非彼林冲,乃是我的同桌兼死党——“包子头”林冲也。
最初听到他的大名,我是喜上眉梢的,极想与他拜把子。可是,有道是“闻名不如见面”,一见其人简直可以说是惨不忍睹,1.55米的小个子,一点看不出林冲的英雄气概,倒是他那个头很有特点,圆圆的脑袋上面的一撮头发一摺一摺地向外翻着,让我一下子联想到包子,“包子头”林冲,“豹子头”林冲,念起来还蛮像的。他很是不服气,反咬一口说我肥头大耳,简直是“花和尚”鲁智深的再造金身。于是一林冲,一鲁达,不打不相识,击掌为盟,化干戈为玉帛,成了铁哥们。
“包子头”比我小半岁,我平时就叫他小包。这几日不知何故,他总是紧锁眉头,托着下巴想着什么。好几次,我推他,他才仿佛从云端里跌下来似的,一脸怅然。我说:“你干吗?整天挂着苦瓜脸,担心你的漂亮老婆被‘花花太岁’欺负呀!”不料,他一跃而起,指着我的鼻子就是一阵恶言相交,骂得我一头雾水。我压住心头怒火问他:“你——到底哪根筋出了错?嗯?”“唉,我……唉,我一…·真是不知从何说起呀……”我大吼一声:“喂,是死党就说出来,少婆婆妈妈的。”他吐了吐舌头,怯生生地说:“我告诉你,你可不能告诉别人。”
我郑重地点了点头。“我喜欢赵轩轩。”“什么?她?你神经啊,喜欢赵轩轩?她算哪门子美女,把你勾引成这样?”话一出口,顿觉气氛不对头,全班同学的视线“刷”全集中在我俩身上。那般古怪,那般异样,那般那般的那般。“哇,哈哈……”爆炸了,彻底爆炸了,大家都笑得像被保龄球砸过的瓶子,东倒西歪。我的眼前只有小包那一对仇视的目光,让我心寒。
放学铃一响,小包就冲出教室,没叫我。我叫他,他也不理。好像过分了点,或者是过分了许多,我想。我跟在他身后,紧紧追赶,好不容易才追上,扳住他的肩膀,说带他去个有意思的地方。也不管他是不是愿意,拉起他就一阵飞奔,冲到一间网吧。把他往座位上一按,说:“对不起,哥们,今天我请你。上网聊天是解除郁闷的最佳方法。”上网原来就是小包的最爱,于是他立即全情投入,我不由得暗骂,这小子就是抵不住物质诱惑见利忘义……小包问我取个什么昵称好。我说:“不是有一本网络小说的男主角叫什么‘痞子蔡’的,你叫‘包子蔡’没准也能遇上个‘轻舞飞扬’。当然叫‘蔡包子’也不错。”他愤愤地推了我,说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
看着他果然用“包子蔡”进了聊天室,我不禁暗自得意,好戏还在后头呢!我到离他三个机位远的地方坐定,用了“软心”进入他的聊天室。
“小包,你好。你的名字真特别,有兴趣聊吗?”我友好地向“包子蔡”打招呼。
“你说我的名字特别,不如说傻气吧!”和“包子蔡”就这样聊了起来。看不出来,小包蛮健谈的,打字速度也很快,弄得我两手十个手指乱舞,整个手忙脚乱。
作为小包最好的朋友,对他当然知之甚多,所以聊起来简直是“心有灵犀”。
“软心,你真是个很有灵性的女孩。”当小包送来这样的话时,我知道该下线了,忙说:“Thanks,对不起,我要下了。记住,大度一点,阳光一点的boy 才是美眉的最爱!886!”
我蹿到小包旁边,见他也下了。我问:“遇见什么好女孩吗?”其实我的心里虚得厉害。没想到他竟激动得一把抱住我直说:“软心,软心。我一定要成为阳光男孩,软心说的。你得祝福我!”他真是单纯得厉害,这种纯情少男在网上已经很少见了。我真得祝福他才行!我要祝他,马——上——失——恋!
仅隔一日,还未等到我采取行动,小包就兴冲冲地跑来找我,说:“上网去,灵敏的第六感告诉我,‘软心’就是赵轩轩。”
什么?忍无可忍了,重拳出击。只听得背后传来小包“呜呼——”的惨叫声。
评论
忍无可忍了,我只好笑出声来,想起了周星驰的模样。文章越到结尾越有“无厘头”的味儿!回想一下,这不就是一个幽默搞笑的短剧吗?哇噻!倒嚼甘蔗越嚼越甜啊!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上一篇:寒假小学作文集结号------记事作文

下一篇:我的花生情结(记叙文)一把花生记述了我的喜怒哀乐

sitemap.txt | sitemap.xml | sitemap.html 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助梦作文网 ( 湘ICP备19018941号-4 )

GMT+8, 2021-9-28 01:30 , Processed in 0.095055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