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前面:

很难得,从12年我第一次以非高中生的身份开始写高考作文以来,终于又一次看到了一篇记叙文体裁的高考作文。都知道,记叙文是所有体裁里,难度最高,但却最容易表达自我的体裁,因为讲故事,永远比直接灌输论点,来的更加有效。

于是,我借着这个高考作文题,在平行世界虚构了一段跨越十年的爱情故事。没有偶像剧的天崩地裂,没有言情小说的烟火漫天,有的只是平凡生活中,一个基于现实的观察与思考:究竟成熟的人,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。

故事纯属虚构,希望各位看官看得开心,谢谢大家!








人是不是成熟了以后,就会遇到最正确的那个人呢?
——题记



“哎呀,羞死了”。


哪怕已经过去了十年已久,可每每想到与林凯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夏梦雪还是会忍不住脸红,羞耻到捂脸。


再看看身旁每次必调笑自己的林凯,夏梦雪总是忍不住出手,让林凯大笑着“饶命”。


也难怪夏梦雪会对那段记忆念念不忘,毕竟一个青春少女,以那样的方式初见自己的男神,换谁不会在意呢?


01



十年前,夏梦雪第一次见到了林凯。


那一年,夏梦雪19岁,从西部山区的一座小县城,来到东南沿海的一家服装厂上班。


那个时候的夏梦雪,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。她爱笑,说起话来像百灵鸟一样叽叽喳喳,仿佛是一个装了电池的洋娃娃,所到之处,欢笑就从未停息。


领导叫她成熟点,别那么不稳重,可是夏梦雪嘻嘻一笑,依旧我行我素,领导也就随她去了。


入厂上班没几天,某个傍晚时分,夏梦雪和小姐妹们从食堂出来,手里提溜着周末去市里的商场新买的包,正在享受着小姐妹们羡慕的眼光。


不知道是不是得意忘形地,老天也想捉弄一下她,突然间,夏梦雪左脚绊住了右脚,扑通一声,直挺挺地跪在了一个人面前。


那个人一身整洁的工装,发型很工整,只是发际线稍稍有点靠后了。


没错,这人就是林凯了。


这时候的夏梦雪,哪有心思看面前的人是谁,她满脑子想的,是千万别摔到自己心爱的包,于是尽管自己还直挺挺地跪着,但是双手,依然高高地举着。


一头懵的林凯下意识地接过了夏梦雪手里的包,说:“这……是怎么个意思?”


夏梦雪这时候才想起来抬头看了一眼,心想:“哇,这人好成熟的感觉!”于是龇牙咧嘴地说道:“意思就是让你快点扶我起来啊!”


毫无意外,在场所有人都笑疯了,包括林凯。


02



俗话说,缘分来了,拦都拦不住。


如果初见不是在这样一个轻松的场合,而是在厂里正式介绍,夏梦雪和林凯可能一辈子就只能是上下级关系了。


既然两个人的开始如此欢乐,那注定他们之间,会发生那么点故事。


介绍一下,林凯是厂里供销部的负责人,人们都叫他林经理。他是本地人,年方28,未婚。


不过第一次见面后,夏梦雪一点没有研究林凯的意思,毕竟情窦初开的小少女,总是会有心仪的男生的。


他叫楚波,北方人,南下来这边,做点小生意。


夏梦雪和他的缘分,源自楚波的妹妹——夏梦雪的好朋友,也是同厂的同事。


刚来这边的时候,人生地不熟,是这兄妹俩帮了夏梦雪不少忙,从小缺爱的夏梦雪,自然而然地对楚波,有了不一样的心思。


如果不是那一次的相约,夏梦雪恐怕还会没心没肺下去。可惜,上天让你成熟,你就必须得学会长大。


03



一个休息日,楚波的妹妹约夏梦雪到家里吃饭。想到能见到楚波,夏梦雪精心打扮了一番,兴高采烈地,蹦着就去了。


可刚到了楚波的出租屋,妹妹却突然借口有事先离开了。


孤男寡女相处一室,气氛突然就古怪了起来。


楚波走过来,坐在了夏梦雪的旁边,突然搂住了她的肩:“妹妹,你觉得哥哥对你好不好?”


夏梦雪完全没算到楚波会动手动脚,整个人一下子呆若木鸡。


看到夏梦雪“任君采劼”的发呆样子,楚波一下子得寸进尺起来。他直接把手伸到了夏梦雪的胸上,一把握住:“妹妹,做哥哥的女朋友吧,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
“啪!”反应过来的夏梦雪,扬手给了他一巴掌,然后惊恐地夺门而出。


正巧,林凯因为厂里的工作,打了电话过来。


“哇”,夏梦雪刚接起电话,就大哭了起来。


追出来的楚波,看到林凯开着车出现在他家门口,也就不敢造次,放走了夏梦雪。


一路上,看着平常像小黄鹂一样的夏梦雪一直在哭,林凯心里不是滋味。


到了厂里,林凯说:“咱们先找个地方坐会儿吧。”


惊恐万分的夏梦雪下意识拒绝,结果林凯拖着她就往旁边的咖啡店走:


“你别怕,我没别的意思,你是女孩,不比男孩,你得平静一下,收拾好了再回去,否则厂里传出来闲言碎语,对你可不好。”


还在挣扎的夏梦雪一下子平静了。是啊,林凯说得没错,自己怎么没想到呢?嗯,还是成熟的男人考虑的周全,自己还是太年轻了。没有他,自己要被自己的不成熟坑了。


想到这儿,夏梦雪瞄了林凯一眼,偷偷地笑了一下


坐了一会儿,夏梦雪哭红的眼睛消了肿,林凯才把她送回了宿舍。


“小姑娘一个人在外,要多留点心眼。我知道你还年轻,所以很多坏人会对你下手,你要逐渐成熟起来,保护好自己,早日长大起来。这个事情千万不要给第三个人说。”


夏梦雪默默地点了点头,心里一下子绽放了光芒。


“这就是成熟的模样吗?”小姑娘第一次感觉,成熟的样子,好暖。


04



突然间,夏梦雪发现自己对关爱自己的男人,一点抵抗力都没有,也许是因为从小缺爱吧,成熟男人给自己带来的温暖,自己好享受。


说说夏梦雪的家庭吧。


她来自一个四口之家,自己有个小六岁的弟弟,在那个计划生育还是国策的年代,渴望男孩的父母冒着风险和损失,还是生了一个男孩,由于来之不易,所以倍加宠爱。


久而久之,夏梦雪逐渐成为了爱的边缘。


爸爸常年外出打工,每次好不容易回来,进门第一句就是“儿子呢?”。哪怕开门的就是夏梦雪。


妈妈在老家自己开了家调料的小店,夏梦雪就是她的一个小伙计,一边带弟弟,一边帮着干活。有一次逛街,妈妈只给弟弟买了一根烤肠,夏梦雪忍不住咬了一小口,结果被劈头盖脸骂了一天。


那时候,夏梦雪也才十几岁,却承受了太多她不该承受的委屈。


本来家里已经不让她继续读书了,还是高中班主任软磨硬泡,说她有上大学的潜质,才让父母勉强继续供她读书。


然而高中的学业不比初中,一边带弟弟一边看店的夏梦雪,成绩滑坡得很厉害,于是大学梦在高考后破碎了。


看着父母阴沉的脸和不友好的眼光,夏梦雪想复读的话,被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
于是,夏梦雪跟着小姐妹,来到了这里,开始了打工生涯。


离开了家,夏梦雪变得爱说爱笑了起来,她觉得,自己吃了那么多苦,再不笑笑,这辈子也太亏了。


有的人在逆境中变得自闭,有的人在困难中变得豁达。


成熟的人,或许都是后者吧。


05



回到现在。


那件事以后,夏梦雪再也没见过楚波的妹妹了。


她被开除了。


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楚波人又自卑,总担心自己找不到老婆,于是就想了个偏门,让妹妹在厂里四处寻觅单纯好骗的女孩子下手,了解一段时间了就推倒,想生米煮成熟饭。


夏梦雪之前,已经有两三个女孩子中招了。


夏梦雪还听说,林凯第二天带着厂里的保安,去小商品城,砸了楚波的门面。


夏梦雪请林凯吃饭,感谢之余也表惊讶地问道:“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成熟稳健的人,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流氓的一面呢。”


林凯看着夏梦雪瞪大眼睛,没心没肺的样子,也被逗笑了:“成熟可不是永远保持绅士,有的放矢,时而稳重,时而热血,这才是成熟的样子!事情是因你而起的,我不去弄他,以后他报复你怎么办?”


夏梦雪突然感动地想哭。


“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都是你在背后帮我摆平”


嗯,成熟男人最有魅力的样子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。


或许林凯只是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厂里的小姑娘而已,并不是对夏梦雪有什么非分之想,但是夏梦雪却把这份好,深深地记在了心里。


夏梦雪虽然出来打了工,但是心中那个读书的梦想之火,从来没有熄灭过。她还是想读书,想参加自考,但她看到自考的内容时,一下子泄了气。


小姐妹们没法给她多好的建议,于是她只能把自己的心事说给成熟的林凯听。


“自考考的,不只是能力,更重要的毅力。只要你能坚持下来,就一定能成功!”


有了林凯的鼓励,夏梦雪坚定了信心,开始学习,林凯也尽自己所能,找复习资料,和她一起解决学习中遇到的难题。


这段时间,夏梦雪不知道林凯对她有没有爱,反正她清晰地感受到,自己的一些情绪变得一样,像一个火苗一样,不灭不散,萦绕在心间。


夏梦雪很确定,自己爱上了林凯。


06



2012年下半年,夏梦雪通过了考试。成绩出炉的当天,夏梦雪在厂边的小餐馆,请林凯吃了顿饭。


为了显得自己重视,夏梦雪咬牙定下了一个包间。


酒过三巡,两个人的话匣子慢慢打开,渐渐地,话题从工作转换到了感情。


“你为什么没找女朋友呢?”夏梦雪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。


“现在女人都希望找个条件好的啊,我人老色衰了,都没人要咯。”林凯的口气颇为自嘲。


“我要啊!”夏梦雪脑子一热,就喊出了这句话,尽管喊完她就后悔了,害怕林凯嫌她轻薄。


倒是这种年少无畏的劲儿,真是夏梦雪与生俱来的。


但青春的光芒太耀眼的话,是会把“老年人”吓到的。


“你啊,太年轻了,太容易爱上别人了,这点要改。否则等你成熟了,你都会笑话你自己。”林凯瞥了一眼,悠悠地说道。


夏梦雪咬牙切齿了起来:“老娘是被鄙视了吗?”


林凯轻轻地笑了起来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:“当然不是,你很好。别胡思乱想了,这个世界上,没多少真挚的爱情值得你付出,你把自己经营好了,比什么都强。”


林凯此时才二十九岁,但骨子里,总透着一种成熟地过火的暮气。


夏梦雪盯着他,好像想要看透心里的伤。


“没有什么能让人这么快的成熟,除了伤。”


07



从那以后,夏梦雪对林凯的往事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她不敢直接找林凯问,但是从老员工嘴里听到了只言片语,好歹是拼凑出了林凯的往事。


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前女友,他们是初中的同桌,高中也在一所学校。


高考之后,他名落孙山,前女友进了上海名校。


前女友毕业后,回来和他团聚,让他一度以为自己梦想成真了,自己即将娶到从小爱到大的公主,好好生活,却没有察觉到对方眼中的犹豫。


终究,两个人的眼界,出现了差别。


林凯想在厂子里好好奋斗,一路向上,但前女友却觉得这是个笼子,会困死自己,于是回到了上海。


他们开始异地,然后前女友提出分手:“对不起,我爱上别人了。”


曾经同样天真无邪,纯真善良的林凯,遭受了致命的一击。他开始失眠,每晚泪流满面,以至于有一个晚上,他懵懵懂懂之间,吞下了一整瓶安眠药。


还好,他的小命被救了回来。


前女友过来看他,没有安慰,只是鄙夷地对他说:


“爱一个人不是撒泼打滚,而是想她更好。我离开你,只是因为我不再爱你。请你成熟一点,别只会寻死觅活。我爱过你,所以请别让我瞧不起你。”然后转身离去,再未回头。


林凯一下子冷静了,也清醒了,然后就变成了夏梦雪心中,这幅成熟的样子。


08



对林凯了解得越多,夏梦雪就越是心疼他。前女友眼中的他没能力没财力,可夏梦雪偏偏陷入了他的温暖平实中。


自考后的两年,夏梦雪边上班边读书,学的是自己喜欢的服装设计,所以学得很好。


这期间,林凯对她有着无微不至的关怀,每当夏梦雪有困难时,林凯总是第一个给予关怀的人。


甚至厂里其他人,都觉得俩人已经好上了,可只有夏梦雪知道,自己这是单相思,林凯油盐不进。


成熟的男人,外表完好无损,内心却贴了封条。


甚至,林凯还会时不时提醒夏梦雪,年纪不小了,可以找个男朋友了。


一开始,夏梦雪会生气,觉得他不解风情,直接怼回去:“你就是我男朋友啊。”


嗯,可能自己也成熟了吧,夏梦雪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,变得自信且嚣张了。


甚至她还会时不时调戏一下林凯。


比如在聚会上,她会口无遮拦地问林凯:“官人,你要不要收了我呀?有没有兴趣谈个恋爱呀,老帅哥?”


都到这样了,真情还是玩笑,已经分不清了。


大家只想热闹地笑一笑,谁也品不出其中认真的意味。


09



2015年,林凯的前女友结婚了。


林凯突然间变得消沉了。曾经他以为,自己只要拼命努力,就还有机会。结果这一下,青春猝不及防地结束了。


夏梦雪了解他的往事,便晚上充满担心地跑过去看望他。


果然,林凯手里握着酒瓶子,醉醺醺的。睁开充满血丝的双眼,看到夏梦雪,突然一下子,成熟稳重的外壳消失,只剩下了软弱,抱着夏梦雪一阵痛哭。


夏梦雪心疼他,把他拥在怀里,让他尽情地哭泣。


她不知道怎么形容,看着一个大男人缩在自己怀里,哭得像个孩子,心里没有产生一丝的鄙视,只有怜爱,滔滔不绝地涌了上来。


夏梦雪低头吻了他,感受到微微的胡茬儿,再轻轻地刺着她的唇,那种感觉让人感到心醉。


然而,事情并没有按照偶像剧的方向发展,林凯像是紧绷的弦一下子松弛了,头一歪,竟然睡着了。


只留下夏梦雪脑中早已编好的两千字告白宣言被堵在胸口,那一刻,她只想放声尖叫。


第二天,林凯清醒过来后,向夏梦雪道歉。


“给我个理由!我就这么不值得你喜欢,送上门你都不要?”


林凯沉默了许久:“不是你的问题,你还小,我的心里也还有她,这样的我,对你不公平。”


夏梦雪万般情绪无法宣泄,从愤怒,到无奈,最后到忧伤。


果然,男人再成熟,也敌不过白月光。


10



从那之后,两个人变成了好朋友,纯到不能再纯的朋友。


夏梦雪开了网店,自己设计服装销售。


林凯也入了股,但是只分红,不运营。


林凯太恋旧了,对老东家,已经无法割舍了。


而夏梦雪赶上了直播带货的风潮,生意越做越好。2017年,她在老家给弟弟买了房子。第二年,自己也在东南沿海买了房子。


一个细节:是林凯陪着她挑房购房,无论砍价还是签合同,事无巨细,精准无比,搞得售楼小姐都忍不住酸:“哎呦,你老公也太厉害了吧。”


夏梦雪听着,心里美滋滋的,可嘴上却只能说“这是我叔叔”,搞得林凯都忍不住想笑。


这一年,林凯35岁,眼角的鱼尾纹,提醒着他已经不再年轻了。


夏梦雪每次见到他,都会损他几句“老头子”。可心里面的柔软,却时刻在抚摸那颗已经动了的心。


这些年,夏梦雪不是没有尝试过去爱别人,可每段恋爱无疾而终,短的让夏梦雪觉得自己像个海王。


没办法,总是忍不住和林凯比较,一比,毛头小子们便一点魅力都没有了。


每次回到西部山区的家中,夏梦雪都会面临亲戚们催婚的炮火攻击,仿佛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:出了门,她是人见人夸的年轻少女;在家里,她是没人要的老姑娘。


还好,她自己挣了不少钱,掌握了经济大权,说话声音就可以大起来了。


而林凯,被家里催着相亲,但也一直没有女朋友。


而这,也给了夏梦雪希望。


虽然她爱得很胆怯,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心意,也无法确定,林凯心里的白月光,还剩下多少光芒。


11



生活就这样平静地往前走着,直到2019年。


一天,林凯突然犯了急性阑尾炎住院。即使这并不是个什么大手术,可当夏梦雪看到白色病床上,那个虚弱到苍老的男人,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。


终究是林凯更大更成熟,虽然他同样百感交集,但看到夏梦雪为他心疼落泪后,他还是拼命憋住了自己的眼泪。


人生漫漫,又有多少有情人,能在最好的年华相遇啊。


“你干嘛啊,这是个小手术,不至于的。”


夏梦雪终于忍不住,说出了这辈子最勇敢的话:


“是在你干嘛呀!一辈子这么长,谁还能没个前情未了?什么我还小,不公平,我都不嫌你年纪大,你凭什么嫌弃我啊!我听了你的话,尝试去爱别人,但是我失败了,因为我的心里装的都是你啊!林凯!你能不能男人一点!能不能趁我还有点姿色把我拿下呀!难道你真的要熬到我人老色衰了,才愿意要我呀!”


一番霸气又有点孩子气的告白,把医生护士和病友,全都逗笑了。


只有夏梦雪和林凯凯,四目相对后,双双红了眼眶。


“可是……”
“我已经27岁了,你还嫌我不成熟吗!”
“你成熟的样子,好美……”


之后的一切,就如你想象的那样进行下去了。


苦尽甘来的林凯父母,对这个比自己儿子小了九岁,心理年纪差了十几岁的小姑娘,稀罕得不得了,虽然不是本地人,但除此之外,这姑娘哪哪都好啊!


而夏梦雪的父母,早就对掌握经济大权的她百依百顺了,以至于林凯登门时,父母好酒好菜招待,就差没有拜把子了。


这一刻,夏梦雪对林凯充满了感激,要不是他鼓励她自考,现在估计还是一个普通的厂妹,也不会有现在的眼界和成绩,更不会在这个家扬眉吐气了。


他是她的光呀,他的成熟,让她也有了成熟的模样。


12



2020年,夏梦雪如愿以偿嫁给了林凯。


从民政局回来,夏梦雪问林凯:“你真的忘不了你的白月光吗?”


“如果没有翻篇,我怎么敢招惹你。”经典的渣男语录,但夏梦雪就是愿意相信他。


他成熟,虽然长情,但有分寸感,是宝藏男人没错了。


林凯问:“怎么办,我比你大了9岁,等我老了,你还是个小娇妻,总感觉我霸占了你的青春,好有愧疚感。”


夏梦雪说:“我看你就是傻,从你拒绝我到现在,已经过去五年了,你已经在浪费我的青春了!你得负责!”


“还真是啊貌似。”


夏梦雪看着若有所思的周立凯,嘴角泛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。


“你干嘛啊!”林凯被突如其来的夏梦雪吓到了。


“让你珍惜时间!”夏梦雪解开了他领口的扣子,推倒在沙发上。


“你这样可不成熟。”林凯一边惊呼,嘴上的笑意却一丝没少。


“就是老娘太不成熟了,才让你躲来躲去的,老娘现在成熟了,你跑不掉了,你认命吧!”


林凯笑了,一个翻身,把夏梦雪反压在了身下……


13



婚后,没有心理障碍的两个人,把生活过成了蜂蜜。


林凯彻底释放了他专情的一面,把老男人的好展现得淋漓尽致。夏梦雪已经29岁了,却过得比19岁还少女。


朋友都说,知道你疼老婆,也不用这么用力吧?


林凯笑着说:“是我欠她的,因为我,她浪费了许多年,现在我要加倍补回来。”


朋友们都大呼受不了,夏梦雪和他相视一笑,心意相通。


这一年,夏梦雪29岁,林凯38岁。


这就是两个人最成熟的年华。


最好的时光,才刚刚开始。


(全文完)





文章首发:
微信公众号“听风楼阁”(tingfenggelou)

请关注我的头条号,并且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“听风楼阁”,或搜索“tingfenggelou”,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:听风楼阁 (ID:tingfenggelou),我会在这两个平台,一起品味生活。
收藏
返回顶部